seachange

推荐狂魔

关于古二主题的一些吐槽

        古二的主题是“问道”,也即“主动积极的寻找自己的道”,然而纵观全剧情我着实找不到“问”的主观能动性体现在哪,怎么也没办法把角色的行动等同于道的确立过程,谢衣不是为了追求自己的道叛逃下界的,乐无异也不是为了寻道杀上流月城的,他们是被实际问题逼着做选择,他们行为的动力,他们汲汲以求的并非虚幻的形而上的道。如果把“道”理解成个人行动的指导纲领,古二歌颂的道应该是无条件的平等的“道德”,于此相对的就是不道德的求生手段,二者本应激烈碰撞构成矛盾,发展出剧情,最终迎来“道”的加冕,然而古二对矛盾的回避实在让我失望。

         沈谢之间的矛盾与其说是道德与生存的矛盾,不如说是立场不同阅历不同造成的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矛盾,谢衣因为道德不能忍受流月城的暴行,又因为心系流月城狠不下心对抗它,最后选择消极的”听从天意裁度”这种人性化的挣扎丰富了角色的塑造,但其暧昧的态度让道德的发声较为微弱,使得对主题的探究走向虚无化。让人不由觉得形而上的空泛的道德在种族危机前其价值遭受质疑,造成这个结果主要因为古二并没有表现出对道德的坚持以及道德的”价值”。从行动上来说1.0拆解通天之器结束生命是对沈夜和心魔合作这种不义之行的屈服,从结果看挽救烈山部的是这个不义之行,而对道德的肯定只存在于口头宣教实在说服力不足。为了弥补这种失衡古二不厌其烦的塑造各种光明传承的意象,比如谢衣提灯等,但其感性煽情甚于实际意义,直到剧情结束我们也不知道道德经历长达百年的生存拷问淬炼出了什么果,作为传承了"道"的乐无异心中所怀的乌托邦梦想在和平时代或可以大放光彩但如果他的国家遇到诸如烈山部的生存危机时又该如何选择?难道古二要告诉我们的实际是道德只有在规避生存矛盾时才是有价值的(参见2.0,他远离事端偏安一隅造福一方群众),解决群体性生存问题时还是得靠弱肉强食的野蛮法则?

       古二探究的道德与生存两方的力量太不均衡,一方干净利落的行动,获利,一方在不断的自我怀疑,剧情没有给出土壤让其发展出切实的力量,对,道德当然是有力量的,而古二缺乏这种力量的展现,只歌颂道德之美在我看来难免落入说教媚俗的套路。明显表现在乐无异在最终战说”众生虽苦还望诸恶莫作”,这句话三观极为正确,但的确是小学生读了两本读者也知道的道理,流月城的人不知道吗,沈夜不知道吗,我们想知道的是道德与生存二选一的情况怎样做更有价值,而不是来被司空见惯的大道理教育的。古二习惯靠脱离特定剧情的普适性的格言警句来宣扬三观实在是构架失衡,如果它只是呈现不下判断还是探究人物在复杂境遇下心理与行为变化的好作品,但一旦给自己扣下”问道”这种大帽子实在有点言之无物了,生命珍贵不要作恶道德不灭,这些心灵鸡汤真是一点新意都没有。简直像道德节节败退后还要尴尬的给自己颁个政治正确的奖→_→



评论(4)

热度(3)